習近平在福州(八)

【發布日期:2020/1/13 10:18:57】 【作者:管理員】 【關閉

習近平在福州|"習書記為保護林則徐遺跡作了很大貢獻"

2019年12月27日 14:32:22 來源:學習時報

分享到:      

  采訪對象:林強,1943年1月生,林則徐后人。1990年8月至1997年12月先后擔任福州市政府副秘書長、市長助理、副市長。1998年1月至2008年1月擔任福建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采 訪 組:邱然 黃珊 陳思

  采訪日期: 2017年6月6日

  采訪地點: 福州市林則徐出生地

  采訪組:林主任,您好!您是民族英雄林則徐的后人,請您談談習近平同志當時保護林則徐遺跡的故事。

  林強:好的。今天你們把采訪地點放在林則徐的出生地,很有意義。習書記和他的父親習仲勛同志,都為林則徐遺跡保護作了很大貢獻。

  習書記是1990年4月被任命為中共福州市委書記的,我當時擔任民建福州市委主委。他來福州后,5月16日就召開了福州市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座談會,我在那次座談會上第一次見到了他。

  會上,時任市委副書記金能籌向大家介紹了習書記,同時也向習書記介紹了我們參會的每一位民主黨派同志。介紹完之后,時任市長洪永世對市政府的工作報告作了說明。接著,參會同志發言,從不同側面肯定了政府工作并提出有關建議。習書記非常認真地聽,不時記著要點。最后,習書記發表講話,他充分肯定了大家的發言并介紹了自己的經歷,說15歲就到陜北農村種地,后來當上村里的大隊支部書記,在農村待了7年。后來回到北京上清華大學,畢業后到軍辦和正定工作,又從正定到福建來工作。他說,在福州的工作崗位上,要繼續依靠領導班子的力量,依靠民主黨派的力量,依靠群眾的力量,把福州市的各項事業推向前進。初次見面,習書記給我留下深刻印象,年輕有為,待人坦誠,和藹可親。

  后來,我調到市政府工作,從市政府副秘書長做到市長助理、副市長,接下來又當選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隨著工作的變動,我和習書記見面的機會也就越來越多了。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當時是如何看待文物和文化遺產保護的?

  林強:習書記在福州和省里工作期間,在文物和文化遺產保護方面提出了許多富有遠見的思想和觀點,為保護文物和文化遺產做了大量實實在在的工作。

  1991年3月10日,福州市委市政府在“三坊七巷”召開文物工作現場辦公會,習書記在會上有一段重要講話,我現在記憶猶新。習書記說:“評價一個制度、一種力量是進步還是反動,重要的一點是看它對待歷史、文化的態度。要把全市的文物保護、修復、利用搞好,不僅不能讓它們受到破壞,而且還要讓它增輝添彩,傳給后代。”

  1992年1月24日,習書記在《福建日報》發表了一篇署名文章《處理好城市建設中八個關系》,其中就強調要處理好古與今的關系。習書記在文中說:“我們認為,保護古城是與發展現代化相一致的,應當把古城的保護、建設和利用有機結合起來。”我們在工作中深深體會到,習書記當時提出這個觀點非常及時,非常重要,妥善解決了當時城市建設中普遍存在的發展與保護之間的矛盾。當時,普遍的觀點是發展與保護是對立的,要發展就保護不了,要保護就發展不了。今天看來,習書記當時的觀點非常具有前瞻性。

  2002年4月,習書記擔任省長,福州市文物局的原局長請他為《福州古厝》寫個序言,他欣然應允。他寫道:“保護好古建筑,保護好文物,就是保存歷史,保存城市的文脈,保存歷史文化名城無形的優良傳統。……保護好古建筑有利于保存名城傳統風貌和個性。”在序里,他提出了一個鮮明的觀點:城市的靈魂在于其獨特的個性和文化品格。這個思想,對我們的城市化、城鎮化建設具有普遍的指導意義。高樓、商店、房子、馬路,哪個城市沒有?但是不能因為大家都有就出現雷同和同質化。南方要有南方的樣子,北方要有北方的風貌。山城重巍峨,水都鐘靈秀,每個城市都要有自己的語言,有不同的風貌和個性。不能把北京的四合院搬到福州來,也不能把中世紀的歐洲古堡照抄到中國來,否則就會搞出一些不倫不類、奇形怪狀的建筑。

  采訪組:請您具體談一談關于林則徐遺跡保護的故事。

  林強:我先說說習書記的父親習仲勛同志保護林則徐遺跡的事。福州是林則徐的家鄉,他出生、求學、成長都在這里,晚年退養也在這里,所以福州有許多很珍貴的林則徐遺跡。林則徐的出生地、住過的房舍、讀書的學堂,由于年代久遠,很多地方都被單位、居民占用了,里面住了很多戶人家,損壞情況也比較嚴重。林則徐的祠堂、陵墓等遺跡,因年久失修,急需修整、復原。

  當時很多人大代表 、政協委員呼吁,希望政府加大歷史遺跡的保護力度。我擔任過省、市政協委員,一直積極反映和推動林則徐遺跡的保護工作,但因當時政府財力有限,保護工作進展緩慢。

  1990年5月,有人給《人民日報》去信,反映林則徐故居和墓地的狀況,指出在保護方面存在的問題。該信在《人民日報情況匯編》第294期上發表。

  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習仲勛同志看到了這封信,立即作了重要批示。福建省認真貫徹批示精神,安排福州市分管副市長就此事進行專門調查,看看存在什么問題、怎么解決,需要籌措多少資金等等。市政府還開了專題會。可以說,習仲勛同志的批示對保護遺跡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其實,早在這個批示之前,習仲勛同志就曾參加林則徐的有關紀念活動。1985年 8月30日,全國政協舉辦林則徐誕辰200周年紀念會,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主持中央書記處工作的習仲勛同志親自參加紀念會,會見了與會的林則徐后裔代表。這給大家很大的鼓舞。

  前不久,有相關報道說習仲勛父子合力保護林則徐遺跡。這個提法完全符合事實。習仲勛、習近平父子對林則徐遺跡的關注和為此所做的工作,人民和歷史是不會忘記的。

  1990年6月18日,習書記到福州任職后不久,就到福州市林則徐紀念館檢查工作,了解遺跡的保護情況。此后連續幾年,他都參加并主持林則徐遺跡修復和保護工作的專題會議,給予指導,推動工作開展。1995年6月3日,為紀念林則徐虎門銷煙,習書記親自參加了福州林則徐銅像揭幕儀式,還發表了重要講話。他說:“今天我們故鄉人民豎立起林則徐銅像,就是為了激勵自己,教育后人,讓在林則徐身上體現出來的中華民族的偉大精神,永遠發揚光大。”兩個多月后,習書記于8月24日在福州市紀念林則徐誕辰210周年大會上再次發表重要講話,系統論述了林則徐的愛國主義精神,明確提出要“繼承、發揚林則徐堅貞不渝的愛國主義精神和氣貫長虹的民族正氣,學習他清廉剛正的高尚風范,學習他‘開眼看世界’的開拓精神”。

  習書記到中央工作后,在中央黨校和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多次談到林則徐“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名言,并把它譽為林則徐的“報國情懷”。

  習書記關于林則徐的重要講話是學習、弘揚林則徐愛國主義精神的重要文獻,我們要認真學習領會并認真貫徹。

  采訪組:您能介紹一下林則徐出生地的保護情況嗎?

  林強:好的。最初,林則徐的出生地到底在哪里,包括他的后代 、研究者都說法不一。后來經過詳細考證,大部分文物專家都認為是在中山路左營司巷,也就是今天咱們采訪所在的這個地方。1991年7月,出生地的具體地址定下來了,被列入“名人故居”,但文物部門還沒來得及掛牌。1992年,當時福州市規劃局、土地局把包括這個地方在內的地塊批給了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讓其對此地進行舊城改造。文物部門后來才知道林則徐的出生地被批出去了,馬上發文給有關部門。這下怎么辦呢?怎么進行保護呢?當時商討了兩種方案:一種是把批出去的地收回來,在原地修復;另一種是就近挪個位置,把建筑物拆下來,構件都記錄在案,在旁邊復原。

  1994年,福建省政協開會時,大部分政協委員都認為,林則徐是民族英雄,是重要的歷史人物,出生地應該在原地修復。習書記認真聽取并采納了大家的意見,經過文物專家小組慎重研究、論證,確認最佳的方案是原地修復。

  1996年2月6日,習書記主持市委常委會,部署、落實具體的修復工作,還成立一個專項工作領導小組。市委常委會決定采納專家和省政協委員的建議,要求土地部門把批出去的地收回來。因為原來已經采取了一些保護措施,房屋結構也都有明確記載,修建起來相對比較容易。當時,市財政出資1200萬補償金收回土地,省長基金下撥200萬,林則徐基金會協助籌資400萬,大力支持林則徐出生地的修復工作。1996年3月31日,習書記親自參加林則徐出生地修復工程開工典禮,還即席講了話。在他的重視和支持下,施工單位都很認真,按期保質保量完成了修復任務。1997年6月30日,習書記已經擔任福建省委副書記,他親自來參加工程竣工暨對外開放儀式,對林則徐出生地的修復工作予以肯定。

  采訪組:還有哪些林則徐遺跡保護的典型事例?

  林強:我當時任福州市副市長,出席和列席了關于遺跡保護的多個會議,各方面的講話、領導的要求都聽到了。習書記對遺跡修復的關注,讓我深受教育,讓我們林家后裔永志不忘。除了故居,林則徐墓地也得到修復。

  林則徐故居的保護已經完成一期工程,修復了書房和住處的“七十二峰樓”。目前,正進行修復故居全貌的二期工程,該工程已列入國家文物局的修復計劃。屆時,林則徐在福州的遺跡將基本修復完成。

  采訪組:您是民建會員,也在福州市政府工作過,請您談一談習近平同志在福州期間所做的統戰工作。

  林強:我總的感受是,習書記對統戰工作非常重視,他在很多場合都強調,要認真貫徹執行黨的統一戰線方針和政策,而且親力親為。在多黨合作與政治協商工作、海外統戰工作、經濟領域統戰工作、民族和宗教工作、黨外知識分子工作、加強統戰工作部門自身建設以及黨對統戰工作的領導等方面,他都有很好的論述和指示。統一戰線范圍很廣,今天我僅從一個側面談談自己的親身感受。

  習書記在1990年8月提出,對黨外干部的選拔使用,要堅持德才兼備標準,不能降格以求,也不能求全責備。只要基本素質好,愛國、愛社會主義,與黨同心同德,有一定的領導能力,事業心強,作風正派,就應當大膽起用。我曾是一名高校教師,也是一名普通的民主黨派干部,后來到市政府、省人大工作。這一路走來,是與黨的教育培養以及習書記的關懷支持分不開的。

  1995年5月,我擔任福州市副市長3個多月后,寫了一份關于這段時間工作情況的思想匯報,市長把匯報簽給了習書記。習書記看完以后,作了批示:“已閱,望繼續努力。”他的勉勵,讓我這個民主黨派干部很受鼓舞,激勵著我不斷努力工作。這件事雖小,但對我來說,無疑是一個推動力量。至今,我還保存著習書記那份批件的復印件。

  1997年12月,我擔任民建福建省主委并作為民建中央委員到北京參加民建中央全會。返回福建的當晚,習書記就約我第二天上午談話。我第二天早上8點半就到了習書記辦公室。他對我說:“我就說一件事。你作為一名領導干部,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在政治上嚴格要求自己。前不久,省委對領導干部進行了考核研究,現在結果已經出來了。過一會兒,省委書記會找你談話,你要服從組織對你的安排,組織讓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我說:“請您放心,作為一名經過黨多年教育培養的民主黨派干部,我一定按您的要求去做,服從組織安排,組織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這一次談話,習書記是作為分管統戰工作的省委副書記跟我談話。談完后,我覺得非常溫暖。這種溫暖,不是關心你是否吃飽穿暖的那種噓寒問暖,而是組織在政治上的關懷和更高層次的要求。

  還有一件事。1999年,我把在福州市和省民建工作期間的文稿整理匯編成了一本冊子,送給習書記的秘書,想請習書記幫我寫個序言,習書記答應了。他在序言中寫道:“作為一名民主黨派人士,在福州市政府任副市長期間,積極探索切合地方實際的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新路子……不斷增強工作的針對性和創造性。該文稿選編就是林強同志這一期間工作經驗和體會的反映。”習書記能為書寫序這件事,對我來說是鼓勵,更是激勵,體現了他對黨外同志的真切關懷和對培養黨外干部的高度重視。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離開福建后,你們還有往來嗎?

  林強:有一個是很悲傷的回憶。那是2002年5月,習仲勛老人家過世了,我作為省人大常委會的代表,到他家里去吊唁,我當時的心情非常悲痛。我想到他老人家為保護林則徐遺跡作出的巨大貢獻,為統戰工作作出的巨大貢獻,潸然淚下。在悲痛之余,我心生感慨,他老人家的一生是正直、偉大、光榮的一生,不僅自己是楷模,還為我們黨和國家培養出了習書記這樣一位杰出的領導干部。

  另外的見面,就是在工作場合了。我擔任了15年的全國人大代表,中共十七大之后,習書記就到中央工作了,那幾年我每次參加全國“兩會”都能見到他。他見到我的時候,都會問我最近在做什么,讓我回去后給一些同志帶去他的問候。我在非工作場合從不輕易打攪他,“君子交有義,不必常相從”。他太忙了,只要他身體好,工作順利,我們就非常高興。

 


国产偷拍99线观看_日韩av电影_丝袜美女视频